当前位置: > 彝人风情 >

深圳导演李亚威让彝族文化走向世界

来源:未知 2013-07-31 16:54 编辑:yixiu

 

是导演,也是朋友。

是慈母,也是严师。

是慈母,也是严师。

是奖励,也是压力。

是奖励,也是压力。

  十三年前,深圳女导演第一次因为工作任务踏上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的土地时,没想到这里会成为她后半生魂牵梦绕的地方。十多年间,她走遍了楚雄州的10个县市50多个乡镇的山山水水,跨越崎岖山路,行程两万多公里,拍摄了41集大型人文风情丛片《火之舞——告诉你一个楚雄》,将少数民族最为古老的生态文明、民风民俗记录下来。后来,她又先后义务拍摄了62期的栏目节目《文明的故事》,电影《油菜花开》、《荞麦花开》,纪录片《腊湾舞者》、《中国有个暑立里》等系列作品。李亚威将自己的脚印留在红土地的每个角落时,也将彝族文化推向了世界。楚雄州州委副书记、州长李红民形容,“是她发现了彝族文化的珍珠,搭建了一座与外界沟通和后代传承的桥梁。她是一个文化的使者,也是一个民族的使者。”

  4月7日至13日,本报记者沿着李亚威曾取景拍摄的部分地区采访,走访楚雄市、腊湾村、武定县、白路乡、老木坝村等地。比起十多年前,这些地方已得到了很大的改观,但当车子行驶在崎岖不平的山路时,难以想象习惯了繁华深圳的李亚威能在这种地方干了十三年。曾与李亚威共事的武定县委常委、宣传部长龙德武形容李亚威是一棵“骆驼刺”——表面上毫不起眼,可根部却已深深扎进了当地的土壤里。

  1工作起来就像战斗

  2000年,李亚威因拍摄招商银行赴云南挂职干部臧金贵事迹的纪录片初到云南,期间认真的工作精神和独特的视角给时任楚雄州委宣传部副部长的李怡留下了深刻印象,当时楚雄州正在为宣传片物色导演,李怡一下子想到了李亚威。

  李亚威坦言,起初到楚雄是作为深圳导演到民族地区帮助完成一项工作任务,抱着“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尽全力”的心态,为追求艺术完美,李亚威选择一条常人无法想出来的艰辛之路,也因此改变了自己后半生的生命轨迹。

  至今,距离拍片的十多年过去了,很多人对李亚威在拍片时的“敬业”、“吃苦”甚至“霸道”记忆犹新。楚雄电视台电视部主任苗红山形容“和李导一起工作,就像打仗一样”,经常“为了战斗需要不睡觉不吃饭”,很多时候甚至“用生命在拍片”。他记得有一次去两百多公里外的元谋县拍摄一个盲人种树的故事,在距离目的地还有三四十公里时,司机担心山路路况不好,出于安全考虑要求返回,被李亚威拒绝了。坐在车上的苗红山回想起当时的情景至今觉得后怕,“两边都是悬崖,车子几乎是滑着前进,最后三十多公里的路走了两个多小时才到达目的地”。深夜,李亚威和工作人员就一人吃一包方便面,晚上睡在一张小木板床上。

  令同事“深感折磨”的还不止于此,李亚威对每个镜头都要求苛刻。据当时担任助手的纳晓龄回忆,有一次为了拍摄一个十几人横排跳舞的场面,李亚威喊摄像“架轨道”,但对方认为“横摇一下镜头就行了”,双方为此发生矛盾。纳晓龄当时也很不解,毕竟只是一个“三五秒的镜头”,况且“普通观众根本看不出来区别”,但到最后看片时,他才理解了李亚威,为了追求完美画面,李亚威从来不惜费大力气。

  2用生命纪录彝族文化

  “楚雄”这两个字,在李亚威看来很“性感”。在拍《火之舞——告诉你一个楚雄》时,她有了常人看不到的发现:楚雄金沙江一带的树,开花的是母树,不开花的是公树,恰是阴阳和谐的见证——这后来成了片子的主线。后来,李亚威又发现了玛咕舞、老虎笙、大锣笙等原始舞种以及各种情歌、酒歌等丰富的彝族的曲调,她被这种独特的民族文化所吸引,想通过自己的镜头纪录下来。

  于是,《火之舞》越拍越多,李亚威发现原定20集的片子远不够呈现彝族文化,便延长至41集。但原定80万元资金显然不够,她只好自己拉赞助30多万元,又拿出了全部家底8万多元,弄的“弹尽粮绝”,“存折里取得只剩下10元钱了”。她常常说,“当钱和艺术放在一块的时候,我只有选择艺术。我对艺术的崇敬可以超过我的生命”。

  她确实一直在践行着自己的宗旨。据牟定县凤屯镇腊湾村委会党总支书记、主任李国森回忆,2001年8月,由于腊湾村海拔较高,李亚威在拍片时出现高原反应,气都喘不过来,她仍为了拍片角度“一只脚在水里,一只脚在山上”不停歇地拍摄,最终由两人扶回去。还有一次,在大姚县昙华山海拔3000多米的地方拍片时,李亚威得了重感冒,可她硬顶着高烧坚持拍片,昏倒在现场,大家把她抬下山的时候,她还在迷糊中跟助理刘庆刚交待“如果我不行了,就把我深圳的房子卖了把这片子拍完!”最终,《火之舞》获得了2002年度中国电视“星光奖”等多个奖项。

  从此,李亚威与楚雄结下了不解之缘。后来,她又拍摄了彝族原生态的音乐电影《油菜花开》;以玛咕舞的故事为线索的纪录片《腊湾舞者》,片中不仅透过腊湾村的“天然舞蹈”的传承,彝族的传统婚礼和葬礼习俗,还巧妙地记录了腊湾村的历史;又历时10年拍摄了纪录片《中国有个暑立里》,将暑立里这个位于大姚县桂花乡的篮球村介绍给世界。值得一提的是,牟定县腊湾村的玛咕舞,当时村里只有60岁以上的老人才会跳,而跳舞需要的伴奏乐器“三胡琴”更是只有村民起万福老人一个人会,李亚威花了几年时间用镜头记录下来,便有了纪录片《腊湾舞者》,后又促成当地人学习玛咕舞,举办培训班,最终使这种古老舞蹈得以传承,起万福老人临终时还念叨李亚威的名字。

  3与傈僳族女孩玛嘉加朵的“母女”情

  除了传播彝族文化,李亚威还为楚雄培养了摄像、编导等人才,甚至还“收养”了个傈僳族“女儿”玛嘉加朵。她希望能通过玛嘉加朵的歌声把彝族文化更好地传承下去,也把彝族音乐曲调推向国内外。

  在一次青歌赛中,当时16岁的玛嘉加朵“金属般灵动的歌声”打动了李亚威,她决定把玛嘉加朵带到深圳进行全方位的培养,亲自教她文化、视唱练耳,还请了黎中信、刘兴范、李绍琴为她编曲,教她舞蹈、朗诵等。

  高强度的训练时常让玛嘉加朵“压力巨大”。脾气倔强的她有时不理会李亚威的教导,李亚威有次一气之下打了她,这一打却感动了玛嘉加朵,她大哭起来,说“只有妈妈才会这样”,便叫了跟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李亚威一声“妈妈”。

  最终,玛嘉加朵在李亚威的指导帮助下,考上了楚雄州民族艺术剧院彝剧团。又参与了李亚威为她创作的音乐电视《火塘》;拍摄电影《荞麦花开》;并由李亚威个人出资为其出品、监制了第一张专辑《山间回声·玛嘉加朵》。几年下来,玛嘉加朵荣获了“鹏程歌飞扬”十大金曲奖和最佳新人奖;《火塘》荣获了云南省广播电视一等奖;央视“民歌中国”和台湾东森电视台都专程介绍了玛嘉加朵的歌曲艺术。

  4面对生命的考验

  到4月11日,武定县距离上一次下雨,干旱了整整174天。沿途随处可见干涸的池塘和龟裂的土地,偶尔能看到拉着水的拖拉机路过。

  武定县插甸乡老木坝村村长訾敬昌介绍,由于自然条件险恶,当地村民年均收入仅有一千多元,六年前更是不足四百元,然而,全村人得知李亚威生病手术住院后,自发凑了780多元钱,没钱的“逮了自家的鸡”交给老村长张跃昌,请他一并带去医院转交给李亚威。

  当时的情况是,李亚威在一次体检中检查出子宫癌,必须手术。作为深圳特殊津贴获得者,她本可以选择全国任何一家医院就医,可她“出人意料”地选择了楚雄州人民医院做手术,家人和朋友都不理解,但拗不过她。据当年的主刀医生杨冠英介绍,在给李亚威做手术过程中,竟又发现她患有子宫内膜移位在肠子上,需要切除。照顾李亚威的护士王琳还记得,李亚威的朋友陈园和邵伟华夫妇也专程从深圳赶来,当时手术做了九个多小时,手术室外等满了人。

  手术后第二天,老木坝村老村长张跃昌穿着运动裤、黑色运动鞋,拎着装有武定壮鸡的蛇皮袋一路泥泞到达医院,连门也没敲就进了病房,上前拉着李亚威的手,急切地连问“怎么了”时——王琳感到很惊诧,她暗自揣测这人的身份,随后又看见他从一个破旧的包里拿出手巾包,一层层翻开,尽是很旧的几块、几毛的钱,递给李亚威,说“村里临时开会,凑了点钱给你”。王琳看着李亚威跟老村长把钱推来推去地不肯收,直到老村长说“你必须收,不然我就回不去”,李亚威才含泪收下钱,又下床给老村长一大堆东西,嘱咐他哪样礼品给到哪一家,还交待他一定要照顾好村子里的老人小孩。

  王琳被她眼前看到的景象“感动了”,她哪知道:2006年,李亚威在老木坝村拍摄《油菜花开》时,发现当地村民连个活动场所都没有,更别提看书了。于是果断拿出自己的稿费21000元,给“从来没有文化概念”的村盖建了文化室,并买来一千多册图书,科技类、文学类、生活类、少儿类。深圳市文联后来还专程送去了电视机和DVD机。村长訾敬昌介绍,文化室人多的时候,就像是一个集市,村里的大学生数量也从零达到了四个。

  今年一月份,李亚威被授予首个“楚雄州荣誉州民”,村子的蔬果成熟了,村民们总记得给她寄去。她也经常往返深圳和云南之间,对李亚威来说,“深圳和楚雄都是她喜爱的家”。

CopyRight 2010-2013 ZGYIXI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云南牟定彝和园文化旅游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中国彝绣网 |
ICP备案号:滇ICP备12005795号-2